狠!加拿大美女律师起诉邻居在露台装分隔板,每天赔$1000!结果遇上更狠的
2023-12-02 03:43:31
来源:超级生活作者:丁其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近日,加拿大房地产女律师内奥米·阿巴比(Naomi Arbabi)将邻居告上法庭,原因是这名女邻居在露台安装了一块私隐分隔板,构成“非法侵入”,要求每天赔偿 $1,000 加,结果被女邻居反控她滥用法律程序,称这名执业律师对她提起了毫无根据的伪法律诉讼,试图“引发恐惧状态”。

图:律师内奥米·阿巴比

这名女邻居名叫科琳·麦克莱兰 (Colleen McLelland),本周三(11月29日),她站在卑诗省最高法院庭上,指房地产律师内奥米·阿尔巴比(Naomi Arbabi)提交的索赔通知是“可耻、轻率或无理取闹”。 

麦克利兰还呼吁法院将她的申诉提交给卑诗省律师协会。

麦克利兰说:“我觉得法院需要在这个案件中举一个例子,一名自我辩护的诉讼当事人在法律上提出论点并遵循适当的法庭程序,而一名律师却提出了伪法律主张并滥用了法庭程序。

“根据我过去聘请律师的费用账单,我估计,如果我不采取自我辩护,我在这件案件上的律师费大约为 15,000 元。这种伪法律索赔花了我几个月的时间,导致 不必要的成本,更重要的是给我自己、我的家人和朋友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事件起始于 10 月 5 日,房产律师阿尔巴比向法院提交了一份索赔通知,指控麦克莱兰在其 Fairview Condo公寓大楼的屋顶露台上安装了隐私分隔(privacy divider),因此构成“非法侵入”(trespass)。 

阿巴比在索赔中称自己为“我,一名女性”(i, a woman),并表示此案将在“内奥米·阿巴比法庭”(naomi arbabi court)审理。

她写道,“这是基于土地法的索赔,而不是基于法律法规或法规的投诉”,并要求玻璃分隔板安装到位后,每天赔偿 1,000 元,总计接近 现在已经70,000元了。

但是,女邻居麦克莱兰说:“在处理阿尔巴比女士的通知和索赔时,我确实感到自己是纸上恐怖主义的受害者,并相信公众需要受到保护,免受此类诉讼策略的影响。”

周三,苏珊娜·休斯(Master Susanna Hughes )大律师保留了对麦克莱兰撤销索赔通知申请的决定,并表示她将在晚些时候发布书面理由。

阿尔巴比在周三提交的材料中否认与有组织的伪法律团体有任何联系,但告诉法庭:“我确实认为我们的法律体系有很多缺陷。”

阿尔巴比在法庭上辩称,她现在是作为“一个活生生的、会呼吸的、活着的女人”出现在法庭上的,而不是一名律师,并表示她会使用小写的“i”来称呼自己。

“我虽然拥有卑诗省法律管辖范围内的律师执照,但不能使我现在作为一名律师,就像拥有驾驶执照并不能使我成为一名司机一样,”阿尔巴比说。

卑诗省律师协会发言人 她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表示,她无法对这一具体案件发表评论,“但总的来说,伪法律论点不鼓励尊重司法,可能成为调查和纪律的基础。”

律师行为准则要求他们鼓励尊重司法系统,并表示他们不应通过不负责任的主张削弱公众对法律机构的信心。

女邻居麦克莱兰在提交的材料中提到了 2012 年阿尔伯塔省《 Meads 起诉 Meads 案》的裁决,该裁决被称为识别 OPCA 诉讼的“现场指南”。

阿尔巴比女士的主张具备 OPCA 的所有要素,包括但不限于:这是基于普通法权利的侵入主张;阿尔巴比女士拒绝使用她的名字并使用分裂人格;并且她请求一个义务法庭过程(vigilante court process),”麦克利兰告诉法庭。

“我认为,阿尔巴比女士知道她没有资格对我提出索赔,并使用伪法律通知......来恐吓我并引发恐惧状态。”

她还辩称,公寓大楼业主委员会building's strata corporation)负责安装分隔板,所以法律只允许对业主委员提起诉讼,不允许个人业主之间提起诉讼。

阿尔巴比士则否认她的说法与该大楼业主委员有任何关系,称在法律没有地位。

在周三的听证会之前,麦克利兰告诉CBC新闻,处理这一指控感觉就像“一场错误的喜剧”。

内奥·阿尔巴比(Arbabi )回应道:“当你问我是不是 Naomi Arbabi 时,答案总是否定的,因为 Naomi Arbabi 是一个化名,并不是指一个活生生的会呼吸的女人。

“我,一个女人,不是内奥米·阿尔巴比,但我的名字是内奥米·阿尔巴比。两者之间存在微妙但至关重要的区别。不幸的是,这还不是常识,”她写道。

上个月,阿尔巴比同意与 CBC 记者会面讨论她的诉讼,但抵达后拒绝回答任何问题。相反,她宣读了一条通知,警告CBC新闻,如果未经她同意就发表故事,将产生后果。

通知写道:“由于这种伤害是一种非常严重的侵入,我将就这种侵入要求赔偿 500,000 元,再加上每天 5,000 元,只要侵入仍在继续。”

不过,CBC新闻没有被这名房产律师吓到,今天刊登了这则故事。

大家认为到底谁对谁错呢?


游客 [ 162.1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