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惨了!加拿大这项福利太慷慨!发钱太多:等同于基本收入!
2022-08-07 20:12:08
来源:超级生活作者:丁其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大流行期间,加拿大各种疫情福利眼花缭乱,三分之二的加拿大成年人在 2020 年领过,但是,有一项福利被指发钱太多,过于慷慨,有专家称等同于基本收入(basic income)。




经济学家说,在 COVID-19 大流行开始时推出的福利福利让弱势的加拿大人在保证收入的同时也保证了健康,但对企业的发钱过度,显示出商业团体对政府公共政策的巨大影响。


大约两年半前,联邦政府面临着一项前所未有的任务,即封锁经济以减缓 COVID-19 病毒的快速传播。停工带来了一系列的救济福利,其中两个最突出的计划是加拿大紧急响应福利(CERB)和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CEWS)。


加拿大统计局最近根据人口普查数据进行的分析显示,三分之二的加拿大成年人在 2020 年获得了疫情福利,这些福利缓解了收入损失并减少了不平等。


联邦统计局先前的分析还发现,正如预期的那样,CEWS工资补贴福利计划减少了企业关闭的概率和较少的员工裁员。


现在,经济学家现在正在回顾这些福利计划的成败。


纽约市立大学(The 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经济学教授迈尔斯·科拉克(Miles Corak)对加拿大这些福利进行了分析,他说,任何评估都需要考虑到人们和政府当时所面临的不确定性,以及保持国民健康的迫切需要。


尽管如此,科拉克表示,虽然 CERB个人福利 “非常成功”,但加拿大紧急工资补贴CEWS却是“巨大的失败”。


他说:“CERB福利及时拨出资金,让人们留在家中,这是我们为挽救生命所做的事情。”


另一方面,科拉克表示,CEWS“来得太晚了,它没有很好的针对性,而且,企业过度保障了。”



特鲁多总理 于 2020 年 3 月迅速宣布发放CERB,申请即给,不用审批,每月发放 2,000 加元。


CEWS是在2020年4月下旬推出,将企业员工的工资补贴了 75%,希望鼓励企业留住员工。


科拉克说,特鲁多政府在推出CEWS工资补贴福利时,许多企业已经与员工分道扬镳了。


工资补贴计划的另一个批评是,它补贴了受影响企业的所有工人的工资,而不仅仅是那些有失业风险的工人,这使得CEWS的成本特别高。


卡尔顿大学政治管理学副教授詹妮弗·罗布森(Jennifer Robson)也指出,工资补贴福利计划并不成功。


罗布森教授说,由于工资补贴,原本会因与大流行无关原因而关闭的企业仍然人为地运转。


“这些企业不会恢复盈利,”罗布森说。


加拿大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0 年 4 月企业关闭的数量急剧增加,但随后急剧下降,使每月的关闭数量低于大流行前的水平。


到2020 年 8 月,大约有 31,000 家企业倒闭,低于大流行前水平,2020 年 2 月有近 40,000 家企业倒闭。


事后看来,科拉克表示,工资补贴计划的范围应该更小,并针对有特殊需求的大型企业,因为这些企业必须留住相同的员工,例如航空业。


加拿大独立企业联合会(CFIB)表示,工资补贴对小企业主来说“至关重要”,并在今年 4 月指出,其五个成员中只有两个报告恢复了正常销售。


财政部长方慧兰的新闻秘书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政府在大流行开始时的重点是保护就业,并确保强劲的经济复苏。


“今天,我们已经恢复了在大流行最黑暗月份失去的 114% 的工作,”新闻秘书说。


与一些经济学家所描述的对企业发放福利过于慷慨相反,一些低收入的加拿大人因为领取了 CERB 而导致其他社会救济福利的大幅减少。

 

加拿大税务局CRA还希望追讨40多万名资格受到质疑的加拿大人的CERB福利。


作为回应,反贫困组织 Campaign 2000 呼吁对这些 CERB 领取者进行特赦。


科拉克说,虽然要求那些以欺诈方式领取CERB福利的人偿还是合理的,但企业应该遵守同样的标准。


“我担心的是个人和企业之间的这种反应不对称,”科拉克说。


企业联合会CFIB 呼吁为通过“加拿大紧急商业账户”(CEBA)获得无息贷款的小企业提供更多贷款减免。


CEBA这项福利向合资格企业免息贷款4万加元,如果在 2023 年底之前还款,还会减免1万加元贷款。


罗布森教授说,在制定公共政策方面,商业利益集团拥有资源丰富的公关团队来促进他们的利益。


“对于个体低薪一族来说,没有这样的事情,”罗布森说。


科拉克指出,在大流行开始时,人们关注的是一线工人的作用,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重点转移到了小企业。


“我认为小企业游说团非常有效地通知个别国会议员并向内阁和政府施加压力,但是,很大看不见、听不到的母亲、父亲和受影响家庭则发不出同样的声音,”科拉克说。


科拉克说,工资补贴计划的危险在于,它开创了向企业提供过多补贴从而扼杀创新的先例。


科拉克教授还将对小企业发放的各种福利比喻为基本收入。



科拉克说:“我们几乎正朝着小企业的基本收入迈进,而不是个人的基本收入。”


游客 [ 172.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