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40岁女子来多伦多买房惨遭杀害!男室友承认弃尸,但否认杀人
2022-08-06 02:05:56
来源:超级生活作者:丁其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中国女子潘云英(Yunying Pan,音译)谋杀案近日在安省开庭审理,现年55岁疑犯男室友韩少峰(Shaofeng Han,音译)8月4日在法庭上承认弃尸荒野,但否认杀人。



受害者潘云英是中国公民,2017年与母亲一起来多伦多准备买房,随后两人回国。




2017年11月25日,潘云英一个人再次来到多伦多看房,并且租住密西沙加一栋联排别墅townhouse的其中一个房间。


图:法庭图片


当晚,当房东把她带到位于密西沙加Ceremonial Dr & Hurontario St附近的家里时,当年50岁室友韩少峰帮助潘将行李搬进房,两人共用一个厨房。


而疑犯韩少峰是一名中国公民,2006 年从中国移居加拿大,是永居居民身份,是一名教车师傅。


大约10天后,12月5日,潘云英惨遭杀害,并且被抛尸荒野。


图:韩被警方审问


警方随后逮捕韩少峰,并且起诉二级谋杀罪名。


2022年8月4日,韩少峰在法庭上承认藏尸,但否认杀人,并且讲述当晚的经过。


2017 年 12 月 5 日晚上,当他在密西沙加的联排别墅里找到室友潘云英时,他没有拨打 911 或试图救活她,因为他知道她已经死了,他很害怕。


40岁的室友潘永英浑身是血,昏迷不醒,脸朝下躺在楼梯底部附近。


图:法庭图片


相反,他决定清理犯罪现场,处理掉她的尸体并向警方撒谎,因为他担心自己会成为谋杀案的主要嫌疑人,因为他是家里唯一的人。


现年55 岁的韩通过普通话翻译说:“我没有杀潘女士,但我知道有很多情况下,报警者最终被当作凶手,被定罪和处决,这就是为什么我不敢让警方知道真相。” 



韩解释说,他当时一直戴着耳机在房间里看视频,下楼时发现了潘。


图:法庭图片


他在庭上作证称,晚上7点半,他当时跑下来叫:“潘女士,潘女士,”但没有任何回应。他说他看到一楼的后门开着,于是走过去关上了门。


韩告诉陪审团,他发现后面的滑动玻璃门大开,暗示“有人从那里逃走了”。


检察官在布赖恩·麦奎尔(Brian McGuire)在庭上质问韩:“在‘我如何让自己摆脱这场灾难’之前,你的第一个想法难道不是‘最好快点叫救护车吗?’”。


韩说他的第一个想法是报警,但相信她已经死了,他害怕报警会是什么样子,并想起了以往的一些冤假错案。



韩决定把她死气沉沉的尸体放在一个手提箱里处理掉,他钻进他的丰田卡罗拉并开始开车。


“我想找个合适的地方放这个手提箱,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他解释说,他去了士嘉堡,把手提箱放在路边的灌木丛里。


几天后,他回去并将手提箱搬到了奥克维尔。



后来他为那个地方也不安全,于是把它开到了密西沙加Dewey College后面的一片树林里。


12月23日,“我从加拿大轮胎店购买了一把铲子,然后我把它埋了,”韩说。


韩还承认处理了潘的血淋淋的鞋子、她的雷克萨斯 SUV的钥匙和车上的行车记录仪。 



他说他开着雷克萨斯到Square One购物广场的停车场,让她看起来好像消失一样。


案发大概两个月后,韩于2018年1月26日被捕并被控二级谋杀,但他告诉警方他对潘的失踪一无所知。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2019 年 3 月 29 日,案发后16个月后,皮尔警方在密西沙加Matheson Boulevard 和 Kennedy Road附近发现属于潘的人类遗骸。


检控官认为,谋杀的可能动机可能是韩喜欢潘,韩是一名 25 岁儿子的离异父亲,遭到潘的拒绝而痛下杀手。


韩作证说,两人在共用厨房里相遇时,会一起聊天说话。


韩说他问潘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有,但承认愿意和其他人约会。韩承认暗示他可能是她的男朋友,但韩庭上作证称他只是在开玩笑。他们还讨论了一起去健身房锻炼,但那没有发生。


他的律师莉迪亚·里瓦(Lydia Riva)周三试图推翻检控官这个推论。


辩护律师在法庭上问韩,在室友被谋杀后的几天里,他的感觉如何。


“我吓坏了。我在枕头下放了一把螺丝刀以保护自己。我还在我的车后备箱里放了一把切肉刀和一把斧头,”韩解释说,暗示与潘约会的一些人很危险。


当被问及韩有没有对潘表现出浪漫的兴趣时,他说他和她交谈过,有一次她说她在找男朋友。


“她说‘任何类型的男朋友都可以’。她说甚至可以找一个年纪大的老人。然后我开玩笑地笑着问她:‘如果有什么男朋友可以,那我呢?’她说:“你给我钱吗?”所以我意识到要做她的男朋友,必须要给她钱。然后我说,'我不会给你钱,我只是在开玩笑,'”韩回忆道。


审判仍在继续,希望法庭能够还受害者一个公道。


游客 [ 172.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