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怒!加拿大高校厕所偷拍频发,警方反劝受害人:你忍心害人一生?
2021-02-22 23:21:40
来源:超级爆料君作者:阿靖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不管在国内还是国外,校园,总被不少人认为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然而现实却并不总是如此。


UBC卑诗大学的22岁学生Taylor(化名)刚刚度过了极为艰难的一年,不仅仅是新冠带来的恐慌和不便,还有那双暗中窥视的眼睛,以及把自己和其他女孩的遭遇放到一边,为了那双眼睛的主人前来游说的执法人员们。


那人说,嫌疑人拥有‘良好的价值观’,有个长期女友,而且正在UBC就读工程专业。


“然后他(警官)就笑了,说‘哦,行吧,他、你懂吧,他以后可再也找不到工作了。’”Taylor说。


有关专家并没有因为这样的言论感到意外,司法系统又一次将犯罪者的所谓“潜能”凌驾于受害者的经历之上,这是它的老套路。


几周之后,Taylor又从警方处得知,嫌疑人还承认了其他至少5次类似的校内偷拍事件。


Taylor不知道,如果没有其他3位女性站出来向她伸出援手,这案子最后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隔间下的“眼睛”


Taylor记得很清楚,那一天是2020年3月10日,正是被一长串的期中考试狠狠蹂躏的时候,她在Okanagan校区一个灰蓝色的两性共用卫生间的隔间,派遣必要的人生需求。


说不好到底是为什么,她忽然觉得,好像有人在看着她。


她低下头,往右下方看过去,正对上白色iPhone上,黑洞洞的摄像头,从隔壁的隔间下面伸出来正对准了她,像要把人都罩在里面似的。


“这他**什么玩意儿!?(WTF)”


回想起当时的情景,Taylor说,“我叫了好大一声,几乎能算是在喊了。”


然后手机“嗖”的就从视野中消失了。


——就像是她眼花了一样。


但她显然没有。Taylor见手机撤了回去,冲出来猛砸对方的隔间门叫他赶紧出来。


里面沉默了一小会儿,Taylor回忆道,然后一个男人应了声。


我能先拉屎吗?”他说。


Taylor洗了手,叫来就在不远的朋友帮忙,没过5分钟,这人也出来了,他是她们的一个同学,两个人差不多大,看着有种能叫人卸下防备的冷静,而且引人同情,她们后来这样形容道。


Taylor跟他对峙,这人却矢口否认,说不知道她在说什么,还把手机递了过来,说,你可以自己看看,如果这样能让你好受点的话。


手机的相册和最近删除里,没有任何可疑的照片。


难道自己真的眼花了吗?


Taylor把手机还了回去,还道了歉,跟朋友一起离开了。


但这件事没有从她的心里过去,她依旧烦得要命,Taylor给教授发了邮件,请求期中考试延期并得到了许可。


她去了学校最北边的性暴力预防及应对办公室(Sexual Violence Prevention and Response Office, (SVPRO)),想知道自己该怎么办。


没过两天,加拿大皇家骑警介入了,在他们对嫌疑人进行审问之后,Taylor明确的表示,她要起诉。


负责调查的警官还说,那家伙全都招了,这案子没什么好说的。


那时的她万万没有想到,事情之后的走向,居然会是这样的情形。



皇家骑警的“同情”


一开始,事情都还很顺利。


Taylor和她的朋友在学校里认出了那个男人,并按照SVPRO建议的给保安打了电话,之后保安又给皇家骑警打了电话。


那天是3月13日星期五,皇家骑警接手了案件,Taylor被介绍给了负责的警官Ryan Routley,并仔细的描述了当时的情况。


她很清楚,Taylor说,她“绝对”想要向前一步,提出指控。警官说没问题,她的陈述非常有力,警方对提出指控“没有任何问题”。


“然后他笑着说,‘哦,行吧,他、你懂吧,他以后可再也找不到工作了。’”


前一秒还在称赞自己的警官,下一秒就担心起嫌疑人的未来了,Taylor说。


她同意了继续保持联系,Taylor回到自己的车上,滑进驾驶座哭了起来。


在那之后的第二天,嫌疑人也向Routley做了陈述。


过了几个星期他们才肯告诉我,Taylor说,这个人不仅承认偷拍过自己,还承认了在校内至少有过5次偷拍女性的事件。



“专注”嫌犯的调查人员


4月初,Routley给Taylor打电话讨论下一步行动。


嫌犯认罪了,Taylor说,她觉得这证明自己的是对的。


但那个时候Routley警官没有提到嫌疑人供认的其他受害人。


不仅如此,就像他们初次见面那会儿一样,Routley再次把话题转向了嫌疑人。


(Routley)说他具有良好的价值观,就比如家庭价值观之类,”Taylor说,“可以说,他差不多是在暗示这个人是被好好抚养长大的,他还说他有个女朋友,他是个带Co-op的工程专业学生...



他反复的说,这个人要永远也找不到工作了。


Routley说,他并没有试图阻止她起诉,但他不认为嫌疑人会再次犯罪,他相信他只是“为了追求刺激的行为”。


我不觉得他是那种人。”Taylor说Routley这么告诉她。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她很清楚卫生间里发生的事情是犯罪,但同时,这位警官拥有17年的执法经验,而她没有。


“他还跟我保证,虽说他不会有刑事(指控的)记录,但皇家骑警会把他作为性犯罪者记录在案,也就是说,他们会注意关注他的。”Taylor说,“我就说,‘OK,如果你这么想的话。’”


之后Routley邀请她到分队去听嫌疑人认罪的录音,Taylor拒绝了。


这之后,她同意了Routley不再起诉的决定,那边随即挂断了电话。


Taylor爬上床,开始回想这次的对话。


她越想越纳闷,越想越生气。


“就全是、‘哎呀这家伙感觉可不好了,他可对不住了,他还说了对你做了这样的事儿真是对不起啊’之类之类。”


他们把注意力都放在罪犯的懊悔上了,Taylor说,“这可不会是你想听到的。要是有人把你借给他的T恤弄脏了,你这么说倒还行。但当有人对你犯下罪行的时候,你不会这么说的。


截至撰稿时,Routley尚未恢复记者的任何电话、短信、或电子邮件。


在接受采访时,泰勒反复说道,她只想起诉,好让嫌疑人不能再去拍摄别的什么人。


“老套路”


Metro温哥华YWCA预防暴力部门的副总裁Lisa Rupert说,这件案子就跟Brock Turner的一样,一个斯坦福大学生在性侵一位22岁昏迷女性后,仅仅付出了3个月的刑期作为代价——就因为法官认为严厉的判决会对他的未来产生“严重影响”。



Taylor的故事符合一个常规套路:凡是具有特权特征的人,不管是是性别、教育、财富还是种族,执法官员们都会倾向于把更温和的对待给予这样的犯罪者。


而不是在案中被这些人伤害的受害者们。


Rupert说,“Brock Turner一案就是这样。‘他是个游泳运动员啊,要是被起诉了游泳生涯不就全毁了。’”


时间仍在继续,Taylor想把注意力集中,好好学习她学业里的最后一门课,但这并没有她想象的那么容易,她的生活改变了,夜晚不能让她安眠,反而带来了持续的记忆重现。她开始定期跟SVPRO做咨询,主要是跟那里的主管 Shilo St. Cyr一起,讨论她跟警察的对话还有她的情绪化表现。


Taylor告诉St. Cyr,她把指控撤销了。


St. Cyr问她为什么,Taylor说Routley总说嫌疑人性格如何如何的事,还把电话记录发给了St. Cyr。


St. Cyr将通话细节发给了副校长Deborah Buszard,此后Buszard在5月4日致函皇家骑警,促使他们重新审理此案。



另一名警官


2020年5月11日上午,偷拍事件的两个月后,也是副校长Buszard参与此事的一周之后,Taylor收到了来自另一位皇家骑警的电子邮件。


Tania Carroll是Kelowna地区性犯罪部门的高级官员,她在邮件中写道,她想就Taylor“最近的投诉”与她进行联系。


两人在当天下午打了一通电话。


在对话中,这位警官用一种让人安心的语气,集中注意力想要明白自己的诉求,Taylor说,Carroll不同意Routley对嫌疑人性格的评价。


她说,Carroll一点都不关心嫌疑人的感情状况,或是工程学位之类的。


“(Carroll)说,‘这样的事可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Taylor回忆那次通话说道。


再之后,是一个更令人震惊的消息。


Carroll说Routley在档案中指出,嫌疑人曾供认自己之前有过校内偷拍女性的行为至少“5到6次”。


Taylor整个胃都翻搅在一起。


她曾经几个星期睡不好觉,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想着什么“哦妈呀!我要把别人的未来毁掉了。我毁了别人的一生!”


5月14日,Taylor向Carroll发送了电子邮件,确认她想继续提出指控。


她说,如果她早知道嫌疑人还提到了好几名其他受害者,她从一开始就不会有丝毫动摇。


皇家骑警应当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样的事可以发生在任何人身上。这跟他是不是年轻,是不是好看,是不是有女朋友,或者是工程专业的什么的,一丁点关系都没有。


Taylor说,“作为一个拥有那类权力立场的人来说,我觉得你得把问题看得非黑即白,‘是他干的吗?’是他干的。‘他会得到跟自己罪行应有的惩罚吗?’是的他会。”


“然而,很可惜,事情并非如此。”



受害人的“终点”远未到来


从偷拍事件发生到现在,已经过去很长时间了。但一切好像并没有像缩回去的手机那样“嗖”的消失。


一部分的自己好像就停在了那一天一样。


她说,“几乎每一天的晚上”,她都会想起那天发生的事情。她对男人产生了不信任感,很害怕还会有人像这个人这样,再次偷拍她。


“这种事就是,我觉得它还会留在那,等待爆发的时候,虽然我并不真的认为它会。”Taylor说,“有时候我甚至都不知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一想到那些就会烦得要命。”


“就是种,非常糟糕的直觉。”


不仅如此,第一位负责的皇家骑警更是雪上加霜。Routley的言论并没有在她心里消失。


“直到现在我都在想……‘要是我真的毁了什么人的一生该怎么办?’”


嫌疑人的判决还未可知,她的长期女友也许还不知道自己的恋人对其他女性做过什么样的事情。


上一位负责的皇家骑警Ryan Routley没有做出任何,也许他已经转向了其他的案件。


Taylor痛苦的回忆还驻留在脑海中不肯消失,她对男性的信任感还没有回来。


新闻来源:

https://www.cbc.ca/news/canada/british-columbia/ubco-voyeurism-rcmp-investigation-student-1.5917288



游客 [ 3.23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