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C记者:别再吹牛了!加拿大医疗系统已无可救药,病人只能等死?
2019-06-16 17:01:51
来源:超级生活作者:丁其
分享到微信
1、电脑浏览:打开微信,点击【发现】(Discover),【扫一扫】(Scan QR Code)下面的二维码,打开网页后点击屏幕右上角分享按钮。2、手机浏览器:保存二维码图到本地,再打开微信的扫一扫,点击右上角【相册】,导入已保存的二维码即可。3、手机微信:长按二维码图即可识别

一名近年才从美国华盛顿返回加拿大的CBC资深记者6月12日发表一篇文章,称“加拿大的医疗体系是无可救药般的呆板,我们需要醒醒了。”并呼吁大家应该停止继续吹嘘加拿大的医疗系统,改而需要开始大声喝醒当权者。



这篇文章的作者叫尼尔·麦克唐纳(Neil Macdonald),现年62岁,曾担任CBC驻美国华盛顿记者12年,四年前才从美国回到加拿大,熟悉美国和加拿大的医疗制度的区别。


而近日,麦克唐纳急诊去了趟医院,发现加拿大医疗系统已经无可救药的呆板,与平时大家吹嘘的那套相差很大。


医院急诊室等等等


下面先看看麦克唐纳急诊的故事:


上周,麦克唐纳臀部疼痛需要叫护车上到医院急诊。


当去到医院急诊区时,其中一名医护人员俯身对他说:“他们可能要到明天早上才能看你,伙计。这就是现在的样子。在我们进去之前,我会给你打多一针。“


这名救护车的医护人员随后帮他再打了一针硫酸吗啡( morphine sulfate),然后就送他进急诊区。


后来,当CBC记者思绪清醒时,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非常拥挤大病房,加拿大人吹嘘了这么多:一个充满病人而拥挤的病房,其中一些人肆无忌惮地大喊大叫,但却很少有工作人员出在眼前。而公共广播系统上的一个声音故意制造了难以理解的声明:Code Blue,Code White,没人能明白的编码。


最后,一位看上去很匆匆忙忙的护士在他面前晃动着她的手指,意图让他明白需要等待更长时间才能见到医生,然后她就走了。


随着疼痛愈演愈烈,60多岁的CBC记者开始疼到呻吟,如果将疼痛级别分成10级,麦克唐纳认为当时他已经痛到第9级。


护士站的电话服务员不耐烦地告诉我,现在没有医生或护士有空。最后,麦克唐纳只能大叫,虽然他讨厌大喊大叫,当你喊叫时,你完全失去了控制。


终于,医生出现了,告诉他,她在医院里面听到了他的声音。


“好吧,冷静,我们会给你一些芬太尼。”


“芬太尼? 我的天? 我不需要毒品。 我总不能只吃一些止痛药吗?芬太尼是一种止痛药。 ”



到第二天早上,麦克唐纳终于被接收住进医院了,在一个病房里,经过扫描,但仍然不知道是什么问题。 


 忙碌、高效的护士现在是他的守护者。


以此同时,氢吗啡酮( Dilaudid)代替的吗啡(morphine)和芬太尼(fentanyl),救护车使用吗啡止痛,急诊病房使用芬太尼,而医院里面的病房则使用氢吗啡酮。


几天过去了,病因还没有找到,有一次麦克唐纳被送去进行超声波扫描(B超)时过程有些普通,先用力按压,然后又做了一次。接着技术人员离开房间去咨询某人。


麦克唐纳看到这样,害怕了,问技术人员发现了什么?有肿块吗?


她说:“我不知道,我只是照片拍摄者,详情你得问医生。”


回到我的房间,显然护士们也看到了结果,称医生会来解释一下。


什么时候能见到医生?回答是或者今天,最有可能明天医生才会来。


等待结果这种痛苦病人都清楚,害怕,也许?


夜幕降临,没有医生来。



漫长的夜晚,麦克唐纳从隔壁床上听到了一声呜咽声,隔壁床是一名66岁的肥胖女病人。


过去一个星期,她已经从一个房间跳到另一个房间,她拼命想回家,她尝试过咆哮,结果可预测。


她认为医院将她安排和男人同一个房间里是错的。


现在她排泄失控并弄脏了床单,她感到羞愧。


她抽泣着说:“护士们已经停止接听我按的铃声了。”


按铃不会有人第一时间响应清理,只是到点到时有序地帮她清理。


煎熬了一晚后,终于到了清晨,麦克唐纳见到医生了,答案是没什么太严重的病。


几个小时后,待在医院以个星期的麦克唐纳终于可以出院了。


加拿大医疗系统是在等死?


四年前,自从麦克唐纳从国外回到加拿大以来,他称见过的每一位医生都私下为加拿大呆板的医疗系统道歉。


一位专家告诉麦克唐纳,如果治疗等候时间超过一个月,这不再是医疗保健,而是在赌博,因为病人随时会在等候治疗中死亡。



而根据官方数据,加拿大病人等待治疗的平均时间逐年递增,从家庭医生转介给专科医生再接受治疗的等候时间中位数已经超过20个星期,需要等5个月才能得到治疗。



有些病人更加需要等待六个月、八个月或更长时间,按照专家超过一个月的等待时间就说赌博的说法,加拿大医疗系统难道是等死?


网友热议


加拿大主流媒体首次爆出本国医疗黑暗一面,网友议论纷纷,在CBC官网上有1100多名网友参与评论,下面看看前面一些最火的评论。


“我从来没有试过在合理的时间内获得足够治疗,

并且不知道谁试过,下个月我将满65岁。”


“这是一场爆炸,忍忍吧”


“太无稽,每个人都有“权利”来支付他们自己的医疗保健,

如果他们能负担得起的话,

但加拿大不允许病人为提早治疗而额外付费。”



“在我的安大略省,“医疗所需”一词是用于支付费用的标准,

太多人等待基本的急救,长时间等待手术。”


“我在美国的亲戚说,美国那里的情况好不了多少,

等待时间也不好,

保险公司决定做检查和治疗方法,而不是医生。 



政府只关注选举民调,而不是愤怒的病人


加拿大全民公费医疗系统是限制病人看医生只能讨论一个病症。


在美国华盛顿居住了12年,称美国的医疗系统完全不是这样,在美国,外科医生和医生通常会留下手机号码给病人,并告诉病人,如果出现任何问题可以随时拨打医生电话。


美国医生经常在病人访问后打电话跟进,或者查看测试结果。


美国医学有其病理学,但加拿大也有,并且我们需要醒醒。


政府控制着这里的一切,政府只关注选举时的民意调查,而不是愤怒的病人。


本文参考:https://www.cbc.ca/news/opinion/health-care-1.5170948

https://www.macleans.ca/society/health/canadas-health-care-wait-times-hit-new-record-high-again/


游客 [ 3.227.*.* ]